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我的网站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文苑 > 美文选摘 > 散文 >
  • [散文] 流淌的瞬间 日期:2007-08-19 09:20:19 点击:668569 好评:0

    那一年的冬天,下了一场大雪,雪花纷纷扬扬、漫天飞舞中,我走向田野。我听到阴冷斜长的冰凌儿,从身后的屋檐下啪的一声碎在地上,晶莹的雪水润在我的脸上,脚上咯咯吱吱的声响使原野变得空旷,那一瞬间的感觉真是清新而又异样。村头的树木是银白的,屋顶是银白的,原野更是银白得没有界限,一望无际的洁白,让人眼前豁亮,心里充满了少有的纯粹。我就那么纯粹着,仿佛是让这纯粹牢牢地保持一天,一年,一生。
      那一年的8月,倾盆大雨中,我在街上穿行,四围的世界都是水声,脚下成千上万的气泡在我的前后跳跃,一层层细密。一...

  • [散文] 乡下的婚事 日期:2007-08-19 09:20:19 点击:194449 好评:0

    看着儿子嘴上的胡子一天天硬起来,时不时和当爹的生点闷气,娘老子就开始叫村里能干的媒婆帮着物色,看谁娘家有合适人家的女子。媒婆们也就开始思来想去,看谁家的子女还般配,性格、人材大体相当。然后猛然一拍大腿,唉,某家姑父的女儿或是某个久未走动的表哥的堂妹妹已经长大了,前不久在街上猪市河坝里见过,已经和小时候的印象对不上了,一问,才知道就是过去那个在院坝里和孩子们蹦蹦跳跳的小女子呀。这两人恐怕还真的行。于是就去了那边,茶也喝了不少了,醪糟蛋也吃了,嘴张了几道,才说出来意。那边一听,心里也有数,女子总是不...

  • [散文] 只是因为…… 日期:2007-08-19 09:20:19 点击:1977353 好评:0

    几年前,我在医院住了一个月。在我住院的那段时间,我的同事为我分担所有的工作,不时来探望我,且送我花及卡片鼓励我早点康复。而当我出院回到公司上班时,更是受到他们热情的欢迎,当我复查时他们也依然很热心地帮助我。他们对我这么好,我决定要好好地谢谢他们,以表达我的感激。
      一天中餐的时候,我拜会我最喜欢的花店老板并买了她摆在橱窗里的一束美丽的花。我要她帮我送给我住院时特别关照我的一位同事,且在卡片上写着“只是因为”,却不署名,并请求花店老板为我保守秘密。
      当我精心安排的花送达时,我同事...

  • [散文] 海子的故乡 日期:2007-08-19 09:20:19 点击:280045 好评:0

        我说我要去看海子。妻子面色凝重地说,还是不要去吧。多少次到合肥,我从没去看过他,这次一定要去!我坚定地说。
      当年在北大,有一群学生在写诗,后来成名的有海子、骆一禾、老木和西川。我们都是1979年入学,属于所谓的“新三届”。
      在这几个人里面,我和老木接触最多。在毕业前一年,系学生会的那间办公室,即32号楼429房间,成了我俩的栖身之所。我和老木、胡春华、李德等同学,还靠系里拨给的300元钱,在那里办出了中文系的第一份刊物《启明星》(这份非正...

  • [散文] 只有岁月才能读懂 日期:2007-08-19 09:20:19 点击:1467952 好评:0

        “阿嬷(编者注:奶奶)走了。”深夜里,阿爸来电,声音哽咽。
      连夜搭车南下,车窗外一片漆黑,黑暗中,那张布满风霜、历经沧桑的面庞竟清晰浮现在我眼前,直到眼角渗出泪水,才逐渐模糊……
      出生在上世纪60年代的台湾的僻远乡村,痛苦必定与贫穷紧紧缠结在一起,像一张蛛网,盘踞住一个家庭,从这个角落扩延到那个角落。
      身染痨病的阿爸整日躺在阴暗的小屋,不时传来阵阵剧咳声。受不了贫病拖累的阿母,终于狠心丢下病弱老小,远离家门。一家的重担,全落在瘦...

  • [散文] 意大利学生凡玛朵 日期:2007-08-19 09:20:19 点击:473726 好评:0

        她的名字叫凡玛朵,大家叫她麻烦多。我叫她凡玛,省事。教她可是心分八瓣也不够使的。一个女孩子既不漂亮,又不文静。不漂亮也罢,爹妈给的。安稳点儿总可以吧,不,她几乎一刻不停地给你制造麻烦。她的调查表写着父亲是意大利籍,母亲是美国籍。住意大利,又在美国上学。得!无拘无束加傲气,她都有。你和她谈话,她用两个鼻孔对着你,头总是高昂着。她的鼻子翘翘着,周围像撒了茶叶末一样,长了一层小雀斑。脸上的每一个部位,连那小雀斑仿佛都在宣布:“不屑一听”,要不就是“嗤之以鼻”。她个...

  • [散文] 一场戏的工夫 日期:2007-08-19 09:20:19 点击:960522 好评:2

        那天晚上,我到戏剧学院的剧场看戏。秋风乍起,夜色中路灯都显得有了些凉意。因为路上堵车,时间有些晚了,穿过学院前的那条胡同,我走得很快。戏剧学院是我的母校,27年前,我曾经在这里读了4年的书,毕业以后,又曾经在这里教了3年书,这条胡同,我很熟。因此,走在这条路上,颇有点老马识途的感觉,逝去的往日的气息,随风扑面而来。
      在校门前高高的院墙边,有一盏路灯,昏暗得很,我上学的时候怎样的昏暗,现在还是怎样的昏暗。院墙就在这里结束,路面凹进去一块,形成一个死角...

  • [散文] 风中百合 日期:2007-08-19 09:20:19 点击:370101 好评:0

        我很少欣赏一个人。到我这个年纪的人大多数已很麻木,28岁仿佛是个界限,一过28,人好像老练了许多,就是内心还有太多狂热,表面上也是淡淡的,仿佛已历经沧海桑田一样。所以再看见孩子们崇拜谁就觉得挺可笑,即使真喜欢谁欣赏谁也要绷着脸,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。
      有一个人让我改变了这种想法。
      她是一个40岁的女人。离婚了,一个人带着十多岁的孩子,过得有滋有味。我的好友和她是邻居。她们住的是平房,小城中平房已经不多了,好友马上也要搬到楼房去住了。在她准备...

  • [散文] 打电话 日期:2007-08-19 09:20:19 点击:1963181 好评:0

        这是去年春节时我在火车站看到的一幕。
      一个普普通通的打工者,在人潮如涌的火车站的一个公用电话亭里,坐在一个破烂的皮箱上面,他一只手拿着一个崭新的但已经记得密密麻麻的电话本,一只手拿着话筒,正在打电话。
      “喂,你好!麻烦你叫一下赵波接电话好吗?他不在?那麻烦你找一下行不行?我有急事找他,很紧急的事!不好找?哦,真对不起!估计他什么时候能回来?说不定?一般是什么时候?晚上?好,我晚上再打,谢谢你啊!”
      他“哗哗哗”地又翻电话本,找出...

  • [散文] 300美元的价值 日期:2007-08-19 09:20:19 点击:2675749 好评:0

        阿伦是我的一个好朋友。但是,说实在的,我并不喜欢与他呆在一起太长的时间,因为此公是一个郁闷的人,如果每次与他在一起的时间超过一个小时,我也会变得闷闷不乐。
      阿伦过日子精打细算,就像他现在或在不久的将来就要面临财政崩溃一样。他从来不随便扔东西,在闲暇时也从未放松过。他不送礼,不消费,似乎不知道生活有“享受”这回事。
      他生日那天,我同往年一样,给他打了一个电话。
      “生日快乐,阿伦。”我说。
      “人到50岁还有什么可快乐的?”...
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